【會員故事】飛越夏威夷——畢然

 123.jpg

       大家好,我是AOPACHINA的會員畢然,十年前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管理系的我,一直有一個馳騁藍天的夢想。由于工作原因,2014年10月在斐濟參與了電影《爸爸去哪兒2》拍攝,在斐濟的飛行體驗再一次喚醒了我的夢想。回國的幾個月我參加了一些飛行俱樂部的交流,經過了解的多方面考慮,最終下定決心去美國夏威夷MLH學習直升機私照。



準備工作階段


學飛是件大事兒,不能說走就走,在走之前還是有很多準備工作要做的,比如要準備好簽證、i20文件和FAA的體檢合格證。在經過各路打聽和了解之后得知大中華區域有五名醫師可以做FAA的體檢,三名醫師在北京,一名在在西安還有一名在香港。當然,FAA的體檢要求比國內現行的要求簡單很多,我在檢查當天便拿到了FAA的First Class Certificate。隨后便和學校聯系確定了報道的時間,因為i20文件對到達日期是有要求的,所以一定要在i20規定的時間截止點之前到達,收到了學校的i20文件后,便可以預約美國簽證了。


學飛是件大事兒,不能說走就走,在走之前還是有很多準備工作要做的,比如要準備好簽證、i20文件和FAA的體檢合格證。在經過各路打聽和了解之后得知大中華區域有五名醫師可以做FAA的體檢,三名醫師在北京,一名在在西安還有一名在香港。當然,FAA的體檢要求比國內現行的要求簡單很多,我在檢查當天便拿到了FAA的First Class Certificate。隨后便和學校聯系確定了報道的時間,因為i20文件對到達日期是有要求的,所以一定要在i20規定的時間截止點之前到達,收到了學校的i20文件后,便可以預約美國簽證了。


抵達夏威夷 航校報到


      學飛是件大事兒,不能說走就走,在走之前還是有很多準備工作要做的,比如要準備好簽證、i20文件和FAA的體檢合格證。在經過各路打聽和了解之后得知大中華區域有五名醫師可以做FAA的體檢,三名醫師在北京,一名在在西安還有一名在香港。當然,FAA的體檢要求比國內現行的要求簡單很多,我在檢查當天便拿到了FAA的First Class Certificate。隨后便和學校聯系確定了報道的時間,因為i20文件對到達日期是有要求的,所以一定要在i20規定的時間截止點之前到達,收到了學校的i20文件后,便可以預約美國簽證了。

我倆一路開到警局,一進門卻給我倆嚇了一條,四五個老頭老太太一人手持一把獵槍,早就聽說美國的槍支管理比較亂,居然看到把警局圍了這一幕。后來才知道原來他們是來給槍做年檢的,其中一個老頭拿了一把獵槍,警員問他這把槍打的準不準的時候,老頭卻說他買的是一把二手槍,一槍也沒開過...順利的印完了黑色的油墨指紋,來到學校注冊報到。領了一件印有學校LOGO的T恤,刷了卡。


上機前的小插曲


       我倆一路開到警局,一進門卻給我倆嚇了一條,四五個老頭老太太一人手持一把獵槍,早就聽說美國的槍支管理比較亂,居然看到把警局圍了這一幕。后來才知道原來他們是來給槍做年檢的,其中一個老頭拿了一把獵槍,警員問他這把槍打的準不準的時候,老頭卻說他買的是一把二手槍,一槍也沒開過...順利的印完了黑色的油墨指紋,來到學校注冊報到。領了一件印有學校LOGO的T恤,刷了卡。


第一次飛行


第一次飛行在興奮和顧慮中結束了,沒想到直升機的滑行起飛機頭竟然是沖下的,最令人后怕的是我的第一次飛行不但沒有門,我竟然還沒有系安全帶。難怪飛回來的時候其他人都看著我們,我的安全帶一直飄在外面,這是一個嚴重的疏忽,原因不是我故意沒系,而是因為起飛前我圖便宜在Ebay上買的直升機耳機出了故障(在這多說一句,雖然美軍的直升機耳機與民用耳機外觀一樣,但是分為動態麥克風和普通麥克風,兩者不能通用,僅可以換麥克風部分)。于是回去借了一副耳機,再回來一著急就忘了系安全帶了。其實在學直升機一開始是最痛苦的,因為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能夠獨立懸停,平均都是十個小時左右,但是自己會很著急,因為每個小時都是錢啊,懸停看上去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但是對大腦的協調性和記憶性要求非常高。直到教練夸我懸停不錯的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已經能懸停了。


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來美國之前我認為學習私照應該是很簡單的,學會每一個按鈕然后起飛降落就行了,來了之后才知道學飛包括很多飛行科目。在美國航校分為141部和61部的,一般只有141部的學校可以給外國學生發i20證件。每一個141部的學校都有FAA針對此學校認證的141門科目,而我們學校的私照課程是60個飛行小時,而61部的法規要求是45個小時可以考試,這一下就超了15個小時的預算,多出了約5000美金,其實來了這邊才知道這里學費不是便宜的,每小時約350美金,而美國本土的平均價格才280美金,除了燃油比本土貴以外,也跟學校的名氣有關吧。在大島學習的還有很多來自洛杉磯和圣地亞哥的美國本土學生,用他們的話說美國有三家最好的直升機學校,這是其中一家,算是直升機學校中的哈佛,他們來這是為了學到更好的技術。

好吧,既來之則安之,畢竟這里可以與海豚作伴,可以在天上看世界上最活躍的活火山,還可以偶爾和美軍一起飛一飛,白天可以喝到純正的科納咖啡,開心時還可以喝到清爽的科納啤酒,不知道這輩子還能不能喝到了!想念中......


艱難的學飛之路



學飛的過程并不是完全順利的,雖然很快通過了地面理論考試,但是有一個名為Shallow approach 接Running landing 的動作一直做的不太好,說白了就是用直升機做出飛機的滑降動作,利用Skid接地滑行,停止。階段二的考試沒有通過,這時已經45個小時了,后面還有轉場和夜航沒有飛,也想過放棄。因為每多飛一小時就要多花約2000人民幣。當然不止我一個人這么想過,同宿舍的美國人Nicolas也在Hover Auto科目上發愁。既然來了就不能空手回去,只能堅持硬著頭皮走下去。

最終經過了不同教員的指導,終于發現應該用身體感覺飛機總距而不是一味的在接地前盯著排氣壓力來控制總距。其實真正掌握了這個動作才會發現,這是最好玩的一個動作,也是我在考執照時做的最好的動作。

其實飛行并不是簡單的會開飛機而已,飛行更是一個非常系統的專業,不光要求你擁有良好的飛行技術,同時還要求掌握飛機的機械原理、天氣系統、天氣服務系統、人為因素和空域管理等相關知識,這些對于飛行安全都是至關重要的,飛行手冊上的應急措施都是必須背下來的,畢竟大多數的飛行事故都是人為操作錯誤而發生的,而我們飛的羅賓遜R22飛機失事的最大原因是撞線發生的。安全飛行的目標需要我們每一個人時刻銘記在心。


湖南体彩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