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芳:正制定無人機監管相關規章

國際民航組織秘書長柳芳(右一)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專訪 每經記者 謝振宇 攝

  作為聯合國的專門機構,國際民航組織(ICAO)從1944成立已走過70多年的歷程。

  國際民航組織通過制定國際航空運輸的公約、政策和標準及建議措施來推動全球民航業的安全高效運行。自2015年首次當選國際民航組織秘書長以來,柳芳積極推進制定國際民用航空標準與建議措施。針對無人機發展的相關問題,9月13日,在2018全球無人機大會于成都舉行期間,柳芳接受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下簡稱NBD)的專訪。

  柳芳表示,國際民航組織針對有人機已制定12000多條標準,就無人機方面,正在對現有標準進行更新。

  談產業發展:“無人機業快速發展,但也帶來不小挑戰”

  NBD: 無人機行業蓬勃發展,但近年來“黑飛”事件頻發,帶來安全隱患,您是如何看待無人機在發展過程中面臨的問題與挑戰?

  柳芳: 無人機產業對民用航空甚至整個社會來講都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甚至被當作是革命性的變革。但行業發展的同時,也給民航業帶來不小挑戰。因此我們要思考如何把挑戰變成機遇,并針對無人機帶來的問題找到解決辦法。隨著第四次產業革命把無人機當作一種新型產業,這就要求對目前所有的國際標準進行更新。促使無人機行業能夠安全、有序融入到有人機運行的航空環境里面,從而對國家、社會、公眾提供優質安全的服務。

  無人機從目前國際民航組織的定義來說分為兩個部分。一是大型無人機,涉及人員的執照等,是按照有人機來進行管理;二是小型無人機,對于小型無人機融入到規章體系,一是不太現實,二是制約整個行業產業的發展,從而帶來負面影響。我們希望小型無人機方面,政府能夠探索有利的條件、設施以及管理方式,從而對無人機進行有效管理。

  NBD: 無人機產業發展過程中,政府和企業應當扮演什么角色,促使行業能夠實現有序和規范發展?

  柳芳: 無論無人機制造還是使用,中國都走在世界前列。無人機不受地理條件的限制,可飛行到很偏遠的地方進行各種服務,其中就包括物流運輸、救災還有緊急搜救,對林業、漁業等產業發展也有輔助作用,帶來巨大的社會和經濟效益。

  我認為,企業和政府要密切合作。企業對行業來說,是先導者,在新技術的引進和應用方面走在前列。這個過程中,政府要給企業創造良好環境,使得企業安全有效地運作,同時,政府也要對企業進行監管,從而保證人員和財產的安全。

  對于國家來說,每個國家都有領空。對于全球來說,我們只有一個地球,只有一個空域,在這個空域里,不僅有有人機在運作,隨著無人機的加入,無人機和有人機在共同使用空域資源的過程當中,需要從技術和管理等方面,制定一個規則體系,促進健康發展。中國政府和企業在這方面實際上走在前列,希望能夠繼續探索,制定相關的規則,使得無人機能夠在安全有序的環境中運行,發揮更大的經濟和社會效益,同時為全球無人機的發展、規則制定、監管等方面提供借鑒。

  說標準制定:“國際民航組織正在更新相關標準”

  NBD: 國際民航組織目前針對無人機發展標準化方面,做了那些工作?

  柳芳: 國際民航組織實際上是聯合國的一個專門機構,國際民航組織從1944年建立以來,70多年的歷程我們已經制定了12000多條國際標準,但這些標準,都是針對有人機而言。

  關于無人機方面,我們正在對現有標準進行更新。國際民航組織制定的相關標準,全球192個成員國都會執行。對于具體國家而言,一般的相關規則由國家制定,國際民航組織不介入。

  但隨著無人機的快速發展,給各個成員國帶來不同或相同的挑戰,因此192個成員國在2016年時,要求并授權國際民航組織進行研究并制定指南。國際民航組織在聽取意見和各國經驗以后,通過工作組和專家組的形式,進行匯總。通過國際民航組織的工作,制定出對各國具有指導意義的指南,從而保障各國在無人機行業的發展方面,更加有序和安全。

  NBD: 最后,對無人機監管,您有什么看法?對行業規范發展,您有何期望?

  柳芳: 針對無人機監管,目前國際民航組織正處于制定規章過程的階段。

  希望各國能夠制定出相關的具體規章,國際民航組織也將給予相關指南。針對大型無人機,需要進入我們所制定的規章體系,各國應把國際民航組織的標準作為本國規章來實施。小型無人機,我們也會出一些指南,并給出一些國家能夠使用的工具。使得各國能夠利用國際民航組織的指南,來對本國的無人機管理的相關體系和規則進行制定。我們將通過國際民航組織這個平臺,讓各國分享各種經驗,并且力求使經驗得到普遍使用,從而推動行業的發展。

  本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湖南体彩官方微信